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

阿偉的故事 (4):四季酒店

[上一篇 阿偉的故事 (3-2):會議結論]

蓋飯站在深圳四季酒店29樓行政酒廊的落地窗前,看著不遠處的喜來登飯店,心想見鬼了,明明客戶的開會地點在喜來登,對方住在喜來登,客戶自己也住喜來登,喜來登的行政酒廊也比較好,卻幫他訂了四季。結果晚上九點拍完桌子之後,他還要背著電腦頂著寒風,從喜來登走十五分鐘回到四季。不過還好,客戶還幫他訂了行政特權套餐,讓他還可以來吃點東西,不然真悲慘。

結果,碰到了熟人。



「哈囉蓋飯,好久不見!」

「是啊,阿偉,真的好久沒見了,三年了吧!」

「你也是來參加高峰年會的嗎?」

「嗯....是啊。」其實不是。「你看來得過得不錯啊,現在是高峰了喔。」

「唉,說到這個,有好多話可以聊。」阿偉打開可樂,倒進玻璃杯。「這幾年公司又陸續接到了幾封警告函,包括韓國廠商的。所以我現在幾乎是全職處理警告函的事,其他工作都交給後來進公司的專利工程師。」阿偉喝了一口。「我們有需要多認識同業的專利人員以及律師,所以公司送我來參加這個會。你看,今天交換了四十多張名片!」

「不錯不錯。」

「你覺不覺得四季酒店的會議廳有點小?其實他們應該訂大一點的,今天人很多,有點太擠了。」

蓋飯不敢說他其實根本沒去,趕快轉個話題。「話說三年前那個警告函,後來怎麼樣了?」

「唉,別提了。光一個保密合約就搞了一年,然後技術討論又搞了一年多,現在還在談。」阿偉又喝了一口。「我覺得對方已經沒耐心,快要告我們了。唉。」

「你幹嘛一直嘆氣啊?」

「蓋飯,我......我覺得這個工作很沒意思。」

「怎麼說?」

「我們公司其實沒甚麼在研發,拿不出甚麼好專利當籌碼跟人家對談。只能對方拿一件,我們防禦一件。可是每家公司都有幾百件專利,我們怎麼談的過人家?照這樣下去,我們永遠只有挨打的份。」

「那想辦法改善呀?」

「唉,問題就在這。」阿偉又嘆了一口氣。「我舉個例子你就知道了。下午我認識了重慶xxx公司的智權主管,他說他們做了一個專利導航專案,就是我們說的專利檢索,預算是三百萬人民幣。我去年跟老闆提,要調查一下競爭對手的專利分布狀況,給我們研發部門參考,結果三十萬台幣還被嫌太多。」

蓋飯馬上想到好多事情,但他沒說話。

「我們有很多想法,但都沒法做。同樣的事情,外國廠商都已經做過好幾輪了。我上次聽說aaa公司明年的專利申請預算是六千萬美金,這還不含針對競爭對手的專利提出無效程序的費用,而且還可以追加。我們的專利申請則只會壓低成本,不然就被老闆念。這樣下去,很沒意思。」

蓋飯不敢說其實中國廠商壓低成本的方法更狠。「那,就換工作吧。深圳這邊機會就很多。」

「唉。這樣下去,真的想走了。其實我覺得我們的根本問題,還是沒有前期研發。專利提案的品質就不好了,後續其實再怎麼努力,用處都不大。」

阿偉停了一下,望向窗外。從高樓看出去,深圳的夜景還不錯。很多大樓都有刻意打燈,少數還用燈光做出動畫,十足的人工都會絢麗夜景。

「蓋飯,你做專利算久了,有甚麼建議嗎?」

「阿偉,聽我的建議要付錢的。其實三年前你們的顧問費還沒付。」

「真的嗎?我的天啊。我回去馬上處理一下!」

蓋飯不敢講,其實是他自己忘記請款

「好啦開玩笑的。你需要甚麼樣的建議?」

「我現在應該怎麼做?」

「我不知道啊。我需要看過所有的文件之後才能擬定談判策略。」

「我不是說案子。我其實不想做專利了,我覺得在台灣,做專利沒意思。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比較好?」

「我覺得做專利很有意思啊。」

「怎麼會呢?」

「比如說你覺得公司沒有研發,成本又被壓低,導致專利很爛。你可以先把這個狀況凸顯給老闆看。」

「怎麼做?」

「做專利盤點。先把公司已獲證的專利,區分成有人在用,跟沒有人在用,然後看看比例是多少。」蓋飯拿出紙跟筆來。「重點是不要只談專利數字,而是把這個比例,跟你們過去申請這些專利的費用,還有這個跟這個......像這樣子做出連結,記得這樣跟這樣......」蓋飯開始畫圖,「然後,如果真的很爛,就會出現類似這個結果。把這個結果給老闆看,他會很有感覺。」

「這很像是所謂的三位一體。」

「對,概念是一樣的。」

「然後呢?」

「然後建議改善方案。記得,先想好改善方案,再去找老闆。不然麥可會覺得你在浪費他時間。這個改善方案要直接,絕對不是做專利檢索喔。」

「可是怎麼改善?公司研發就很差啊?」

蓋飯看了看阿偉。

「三年前那個案子,專利權人是www,我沒記錯吧?」

「對。」

「你們有調出www之前跟別人的訴訟文件出來看嗎?」

「你來跟我們開會時,就叫我們看過訴訟歷史資料。」

「對,但你們有調過訴訟文件看嗎?比如訴狀之類的?」

「有一些有。」

「好。那麼你知道它們一開始也是被當時的大廠告,對吧。」

「知道。」

「後來www第一次反過來當原告的訴狀你有看過嗎?」

「有。」

「那個www第一次拿來告人的專利,你有調查過嗎?」

「沒有。那個專利沒有出現在警告函上,所以我就沒花太多心思去看。」

「當年www沒有甚麼研發實力,所以跟zzz合作,研發新技術。那個專利的發明人,不是www的員工,是zzz的研究員。」

阿偉沒說話。

「當年www跟zzz先簽了一份框架合約,約定了雙方合作的大框架:由www出資贊助zzz的研發,zzz則移轉研發成果相關的專利申請權給www進行專利申請。日後若有具體的研發專項,雙方再簽sow約定細節。那個專利就是基於第37號sow而產生。」

「你連sow的號碼都知道?」

「那位www的專項經理為了執行sow的研發專項,每個星期都跟zzz的研究員開會討論技術,每個email他都被copy在裡面,持續了一年多。最後研發成果產出後,發明人,也就是zzz的研究員,也依合約簽了讓渡書,將相關權利都移轉給了zzz。」

「你為什麼知道的這麼詳細?」

「因為這個專利的歐洲對應案,後來被人提起無效程序,無效理由是國際優先權的主張有問題,zzz沒有移轉優先權主張的權利,因此www無權主張國際優先權。為了這個問題,www在無效程序中,把當時跟zzz合作的文件都提出來當證據,證明zzz有將主張優先權的權利移轉給www。我有看那份判決文,所以才那麼熟。」

阿偉沒說話。

「所以你們在缺乏研發能量的情況下,可以考慮用類似的作法。重點是你們必須有個專項經理,他必須同時懂技術、懂專利、懂市場、又懂合約才行。不然這個合作,成效不會好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像zzz這種機構的研究員,從一開始就是基於學術考量做研究,而不管商品化的問題,所以他們的研發成果,很有可能可以發表論文,但距離商品化還有很遙遠的距離。這時需要一個懂技術又懂市場的人,實際去參與他們的研發活動,把商品化的思維導入成為他們研發活動的一部分,然後再用專利的角度,把研發成果轉換成專利申請案,並依照合約履行才行。不然最後雙方只會互相抱怨:www抱怨zzz的技術不能用,zzz抱怨www不懂先進研究。總之,這個專項經理才是成敗的關鍵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你可以把www當成一個研究案例,寫個簡單的報告給老闆,說明人家也是經歷過這些過程,其作法可以作為參考。」

「可是我們沒有你剛剛講的那個專項經理。」

蓋飯看著阿偉。「www公司十年前也沒有。」

「那他們第一個專項經理哪來的?」

「是個專利工程師。」

「真的?」

「當年他為了做好專項經理,後來還跑去念了一個MBA。事實上你在跟www談判時,搞不好見過他。他現在是www集團的智權營運公司總經理。下次你碰到他,請他吃牛五花蓋飯,他很愛吃的。記得灌他幾杯燒酒,然後你就可以......請教他很多問題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
「你看,答案就在訴訟文件裡喔。哈哈。」

阿偉看著蓋飯,眼神從黯淡無光,變成閃亮有神。

蓋飯沒有告訴阿偉,判決文上沒有sow的號碼。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注意: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。